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0比2输给升班马青岛黄海,可怕的不是结果,是过程和原因,从精神面貌到技战术执行力,再到人员的调配厚度,四连败的天津泰达不只是让人看不到可用之兵,更看不到进取心和战斗意念。

送永昌首胜,送华夏首胜,再送黄海首胜,泰达成为了苏州赛区唯一还没有取得过胜利的球队。即便王宝山上任的两天时间里做了很多工作,但他所作的努力与面对的困境相比,实在是远远不够。

[赛前他找球员单独谈话]

本场比赛是王宝山接手泰达之后的首场比赛,不管是俱乐部高层还是球迷,关注点当然会是在比赛场面的改观上。20日在拿到核酸检测结果之后,王宝山教练组正式开始带队,距离本场比赛开始只有一天半的时间,他需要熟悉队员情况以及制定本场比赛的技战术打法。要在短时间内让泰达改头换面实在为难。球队已经枯坐副班长位置很久了,丢球数量也高达13粒,是中超之首。

来到球队之后,王宝山很快与本土教练组进行了沟通,因为在施蒂利克因为疫情无法来华的半年时间里,球队都是由留守天津的本土教练组带队的。其次,王宝山再与队医进行了沟通,阿奇姆彭、乔纳森、白岳峰的球员都有伤病在身,他需要了解伤势以及恢复时间。

临到比赛开始之前,王宝山分别与每个球员进行了沟通谈话,包括曾经在人和带过的中后卫刘洋,以及前任主帅施蒂利克的“家眷”巴斯蒂安斯。在施蒂利克离开之后,在短时间内,快速聚拢人心,是比花更多时间去钻研技战术更为重要的事情。本场比赛,两人均首发出场,核心技战术自然是防守反击,首要任务是要保证不丢球。

但王宝山赛前的工作没有奏效。送上两个进球的,全是本方后防线的大礼。朱建荣的进球是来自黄海左路的传中,总共参与进攻的只有两个人,而泰达后卫则是有六个人,但是盯人中卫刘洋没有能够贴住对手中路接应的球员,甚至连杜佳都认为这个球应该被解围,还没来得及反应,球就被打进了。

丢球后的十分钟内,门将杜佳开大脚失误,造成禁区混战,解围的球员始终没有将球踢出禁区,最后一个解围的巴斯蒂安斯直接将球顶到了周俊辰脚下,这一个乌龙助攻让黄海顺势将比分扩大。本赛季施蒂利克也一再调整这条后防线的用人,是换了又换,失误一次换一次,而现在已经没有调整的余地,泰达还是躲不过这一劫。

王宝山赛前的要求是,球尽量往前传,丢球后的反抢也要跟上,可球员在执行上相较此前的比赛没有多大的改观。泰达这条后防线,实际上都是征战中超多年的球员,是技术环节的落后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至于是态度原因还是临场心态的原因,恐怕只有队员才能知道了。

[要彻底改变得等开窗]

0比2的比分踢了大半场比赛,泰达也从被动防守到主动进攻,乔纳森虽然身体状态还没有恢复到最佳,但他和肖智出场之后,实际上能够为球队创造出机会。不过泰达依旧没有实现进球愿望。从第四轮比赛开始,泰达就没有过进球。整个进攻体系,都呈现出一种零散状态,虽然外援的伤病也是原因之一,但几个赛季配合下来的国内球员,却失去了默契。传球和跑位总是不在一个点上,这种情况发生太多,既是对体能的消耗,也是一次次对队员内心的挫败。这种配合之间的生疏,防守和进攻的意识的不够统一,从本赛季联赛开始到现在,一直贯穿在泰达队内。

经过半年的时间,泰达队让人感觉很陌生,不仅是看不到过去赛季的执行力,队员之间的陌生感也越发明显。王宝山的上任想要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难上加难,赛会制的密集赛程摆在眼前,这支泰达需要从精神面貌到体能环节再到用人调配,全方面进行调整。刚上任两天的王宝山能改变的还不多,未来的任务更加艰巨,只是队内一些整顿,似乎也成为了接下来的时间必须要做的工作了。而一切推到重来,只有等到9月份中超转会窗的打开了。

文章来源:天津日报

本报讯(记者 赵睿)今天与青岛黄海的较量,既是王宝山担任天津泰达主帅的首秀,也事关两队谁能率先获得首胜。“泰达志,将帅心”,本轮海报表达出队伍不甘人后,将帅一心的主题,而王宝山上任后“第一把火”直指有些沉闷的整体氛围。

球队换主教练,意味着所有队员都迎来重新获得考量的机会,因此对各项要求的执行情况相当不错,队员像小学生一样“集体行动”。刘洋接受采访时透露:“王导对训练和生活的要求挺严格的,晚上几点睡觉,吃饭集合、训练集合都一块走,大家团结在一起。新的主教练来,队员肯定有新的面貌。”昨天训练有一个小细节,队员热身活动时,王宝山在一旁仔细观察队员动作是不是到位,他对泰达战斗力的重塑很大程度上就是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刘洋表示:“王导是联赛中期接手球队,没有时间再去详细观察。他来正好赶上比赛,只能针对这场球先布置。”刘洋透露:“几场球没赢,对大家自信心上有一点影响,但是我们没有放弃,还得为了胜利去拼。王导私下已经找我们沟通了,针对这场比赛,包括以后,球员可能会经常聚一起聊天、开会。”

赛前新闻发布会,有青岛媒体问吴金贵如何看待这场“土帅”之间的较量,吴金贵以“我们这一代也不想证明什么,尽我们的能力做好我们的工作,带领各自球队打出好成绩”作为回应。有意思的是,两位在中国足坛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朋友在训练的路上相遇,彼此间热情寒暄,边走边聊,画风相当和谐,全无大战前的硝烟气息。“土帅”在现今大环境下,除了场上真刀真枪比拼,场下也是惺惺相惜。

其实,通过赛季前的两场热身赛,时任河南建业主教练的王宝山对泰达本赛季的阵容情况和队员特点有一定了解,建业干脆利落地“双杀”泰达,王宝山对泰达软肋也是看得一清二楚。从这个角度来说,泰达俱乐部选择王宝山接替施蒂利克也是有的放矢。不出意料的话,王宝山会采取相对稳妥的战术指导思想,有可能是3中卫的战术打法,刘洋参加了赛前发布会,意味着他肯定是首发之一;巴斯蒂安斯也应当占据一个名额;另一个中卫是谁取决于训练中谁能打动王导。主力左后卫赵宏略本轮解禁复出,可以有效缓解防守面临的压力。

进攻端方面,阿奇姆蓬还在肩伤恢复期,没有参加合练,与黄海的这场大战很难指望他能披挂上阵。乔纳森伤病恢复情况较好,求战欲望也比较强烈。王宝山训练中要求反击的速度和效率,和他执教建业时如出一辙,泰达除了阿奇姆蓬之外并不缺速度型的队员,与施蒂利克略显程式化的排兵布阵,泰达今天的首发阵容应当会有一些新变化。

本周,王宝山临阵辞职,已经足够让人意外。至于分手具体原因,或许双方都不可能也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答案。此后建业不再设主教练一职的消息,则更让人大跌眼镜。

距中超开赛还有半个月时间,临阵换帅的建业,是否能如队长伊沃所言,打出一个精彩的赛季?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季禹

两天前还好好的“分手”来得太突然

作为世界第一运动,足球始终保持着令其他运动项目生羡的关注度与曝光度。这同时导致了足球很少有秘密:往往某个大事件未经官宣之前,就已经被敏锐的体育媒体捕捉并曝光。王宝山辞职的消息是个例外,在官宣消息之前,并无一家体育媒体提前披露这一事件,只有零散的传言说“中超某队有巨变”。

不怪媒体嗅觉不再敏锐,而是王宝山下课的消息太过突然。俱乐部是6日宣布王宝山辞职的,但就在4日,王宝山还率领建业队同张安竞技进行了第二场热身赛,并帮助球队协调比赛场地。

此前一天,王宝山还接受了央视《足球之夜》的采访。“既兴奋又紧张”,王宝山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谈到新赛季球队备战,王宝山直言自己信心满满。竞将云梦吞如芥,未信君山铲不平。王指导俨然战前模样。

建业俱乐部公告发布后,这一消息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可以说,无论媒体还是球迷,均对此感到一头雾水。“王宝山辞职”这一话题更是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前五。以往,恐怕仅有国家队主帅下课才会有如此关注度,足见这个消息的冲击力。

沉默的双方 离开究竟是为何

外界一片哗然,当事双方却冷静到近乎失声。俱乐部公告中只提到他“因为个人原因提出辞职”,此后俱乐部官方微博一如既往地发布球队训练与球员动态。王宝山则婉拒了相熟记者的采访,只是表示了对以往支持的感谢,并祝建业足球更好、更强。

如果王宝山带队成绩不佳,那么一切都好解释,可事实恰恰相反。2017年与2018年,建业均经历了连换三任主教练的动荡。王宝山到来后,队伍趋于稳定,成绩有明显上升。2019赛季,王宝山带队拿到联赛第八,建业多年来首次摆脱了降级困扰。在里皮宣布辞去国家队主帅一职后,王宝山更是成为国足主帅候选人之一。

成绩原因被否定之后,一切猜测都指向了王宝山教练组与俱乐部的分歧。上赛季,中场主力冯卓毅面临续约,俱乐部总经理杨戟与他谈判不顺,冯卓毅离开。在他走后不久,王宝山邀请的助理教练徐亮,也被通知离开。二人的离开均发生在球队泰国集训期间,有消息指出,杨戟和王宝山教练在泰国曾因一件小事爆发冲突。

无论杨戟还是王宝山都是性格强势的人,他们的相遇难免会有冲突,而失去了球队“话语权”,或许是王宝山最大的心结。临阵换帅乃兵家大忌,联赛即将开打之时俱乐部能这么快同意王宝山的请辞,说明双方缘分已尽。双方的沉默,或许是留给彼此最大的尊重。

意外的选择 球队或无主帅

2017年,功勋教练贾秀全突然离开,让建业过了两年频繁换帅的动荡日子。2020年,王宝山几无预兆地辞职,又将给球队带来什么?至少目前,球员与带队教练对联赛还持乐观态度。7日的媒体公开日上,队长伊沃表示,希望大家能够信任球队可以打出一个精彩的赛季,“我对新教练组非常有信心。”

带队训练的教练张波则表示:“球队目前训练状况良好,教练组正在不断完善中。”“教练组”这个词,频繁出现在球队代表的发言中。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教练组”三个字或将取代“主教练”,成为球队的一个标签。

据河南媒体报道,王宝山离任之后,河南建业将不再设主教练一职,而是改为组建教练组,负责带队参加今年的联赛。不出意外,在助教斯拉夫科-马蒂奇加入球队之后,教练组构成已经基本清晰:两名本土教练张波、朱彬毅,以及守门员教练易普森等几名外教成为教练组的中坚力量。

有球迷担心,建业在比赛时会出现多个教练同时指挥的混乱状况,但目前看来,建业既不会出现多个头脑,也不会群龙无首。杨戟将成为教练组负责人,作为中国足协职业级教练员,杨戟曾长时间在杭州绿城工作,有过带领绿城在中超保级的经验。不出意外,比赛场上杨戟将掌握球队绝对的指挥权。

弦外之音 土帅需要关注度还是话语权

王宝山离任后,中超16队中土帅仅剩2人,分别为鲁能李霄鹏与河北华夏幸福的谢峰,达到近年来最低。2018赛季,中超有4位本土教练,分别是鲁能李霄鹏、亚太陈金刚、申花吴金贵以及大连一方的马林。2019赛季后半程,中超土帅变为三人,分别是鲁能李霄鹏、卓尔李铁与建业王宝山。中超土帅来来去去,只有李霄鹏一人三年来还未交出在中超的指挥棒。

与中超本土主帅稀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超赛场来自欧洲的主帅人数已增加至10人,其中贝尼特斯更是曾率利物浦拿过欧冠冠军的名帅。

外教的执教水平毋庸置疑,但频繁使用外教也带来了不利一面。本土教练生存空间变小,无法得到更好的锻炼与成长。这实际上也是恶性循环,长此以往,高水准主帅将越来越难培养。本土主帅在本土顶级联赛几乎没有栖息空间,这样的现实令人无奈。

更令人无奈的,恐怕还是土帅的地位。一直以来,不少土帅以“救火教练”或“临时教练”的身份出现在球队中,一旦有合适的外教出现,土帅不得不为之腾位。在任的土帅,往往也无法受到外教那样的信任,甚至在自己助教、球员的任用上都没有足够话语权。王宝山与俱乐部的冲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如果继续把土帅的令箭当鸡毛,中超球队也很难留住本土优秀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