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足中国男足

稿件来源:德兴社

早已预料

亚足联今天(8月12日)一纸公函,正式通知原计划定于今年10月份以及11月份重启的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小组赛最后四轮比赛将继续延期至2021年进行,具体的新比赛时间将会在稍后时间公布。应该说,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早在今年6月下旬国际足联理事会召开视频会议期间就已经让人有预感,而且国际足联也已经提前就做好了预案。而对国足来说,进一步延期当然是利好消息,这意味着球队备战40强赛的时间更多了,但也必须看到,国足在为40强赛展开准备的同时,也必须开始为12强赛进行提前准备了,因为40强赛结束之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马上就将展开12强赛。当然,如果国足未能从40强赛中晋级,则另当别论了,只是这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

6月FIFA就有预案  为AFC新增四比赛日

数天前,笔者曾以西亚诸足协视频因凡蒂诺  呼吁40强赛继续延期》为题,报道过西亚足球联盟下属12个会员协会8月6日与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召开视频会议,亚足联主席萨尔曼也参加了这次会议。期间,西亚多国足协领导呼吁定于今年10月份、11月份重启的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小组赛能够继续延期,原因是目前的疫情发展让各国和地区无法正常地展开比赛,特别是国际间的旅行依然受到诸多限制。对此,因凡蒂诺表示,FIFA将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稍后时间会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没有想到,数天之后也就是8月12日,亚足联便正式通知40强赛继续延期。虽然新的比赛时间并未因此同时公布,但实际上,早在今年6月25日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会上,与会代表们通过了对国家队所参加赛事的赛程安排重新进行调整,这其实就已经为可能出现的延期留下了伏笔,只不过多数人并未注意到这一点。

当时,FIFA在调整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问题上,曾作出了两个值得注意的决定:

A、原定于2022年3月份进行的跨洲附加赛将延期到2022年6月份进行。

B、将2021年6月的国家队比赛窗口专门为亚洲等足联延长七天,以便在这期间可以安排4场比赛,取代现在的只安排2场比赛。原定的比赛窗口是2021年5月31日至6月8日,但如今则是5月31日至6月15日。

看上去,FIFA这样的赛程安排跟40强赛毫无关联,但实际却是未雨绸缪,提前为今年10月份、11月份的40强赛延期提前预留了比赛窗口。很多人都会问:如今40强赛继续延期,那这四场比赛怎么办?而FIFA将2021年6月份原定的2场比赛变成可以安排4场比赛,也就是增加了两个比赛日;将原定于2022年3月份的跨洲附加赛延后到同年6月份,意味着2022年3月份又增加了两个比赛日。换而言之,FIFA总共为亚足联增加了四个比赛日,刚好就是40强赛万一再度延期所需要的四个比赛日!

于是,中国男足40强赛中剩余四场比赛的具体赛程便是:

2021年3月25日   中国队vs马尔代夫队

2021年3月30日   关岛队vs中国队

2021年5月31日中国队vs菲律宾队

2021年6月5日中国队vs叙利亚队

12强赛赛程重新调整  延至22年3月结束

按照最初亚足联所拟定的计划,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12强赛将在2021年3月份全面展开。国际足联在2021年总共设有10个国家队比赛窗口,12强赛分为两个小组、每组6队,总共进行10轮比赛,正好是国际足联一个国家队比赛窗口完成一轮比赛;之后在2022年再去完成附加赛以及跨洲附加赛。

至6月25日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上,FIFA为亚洲增加了4个比赛日之后,也就是6月份安排4轮比赛。但亚足联考虑到6月份安排4轮比赛的话,密度太大,因而还是只安排了两轮比赛,也就是把剩下的两个比赛窗口交还给各会员协会,由各队自行安排,是继续安排热身赛,而是索性放弃这样的窗口。

但是,如今亚足联在宣布40强赛更进一步延期之后,则意味着6月份的四个比赛窗口就必须全部都利用起来,而且,这里面还会涉及到更为复杂的情况与问题,也就是澳大利亚队将代表亚洲参加美洲杯赛的问题。而同样将代表亚洲参加美洲杯赛的卡塔尔队,则因为是2022年世界杯赛的东道主,参加40强赛的目的仅仅只是为提前拿到2023年亚洲杯的入场券,之后将肯定不会参加12强赛

于是,整个12强赛的赛程就将异常紧密,大致赛程安排如下:

第一轮   2021年6月10日

第二轮   2021年6月15日

第三轮   2021年9月2日

第四轮   2021年9月7日

第五轮   2021年10月7日

第六轮   2021年10月12日

第七轮   2021年11月11日

第八轮   2021年11月16日

第九轮   2022年3月24日

第十轮   2022年3月29日

不得不说,不管是偶然还是有先见之明,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赛将历史性地安排在冬季展开,也就是在2022年11月份展开,这等于给国际足联和下属各会员协会多出了半年的时间,意味着在2022年的6月份、9月份都还可以安排包括预选赛在内的各项赛事。虽然理论上,参加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的队伍一般都是至少提前半年多就产生、且决赛阶段比赛的抽签仪式也基本提前半年就进行,但疫情下,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改变、打破常规。譬如,就以亚洲区12强赛之后的附加赛以及跨洲附加赛而言,因为国际足联很早在拟定2018-2024年这个周期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时,就已经敲定2022年5月30日至6月14日共有4个比赛窗口,所以,12强赛中两个小组的第三名进行主客场制附加赛,再加上跨洲主客场制附加赛,总共4场比赛,刚好全部都用上。这也就是为什么国际足联在今年6月25日的理事会会议上决定“原定于2022年3月份进行的跨洲附加赛将延期到2022年6月份进行”的原因。

换而言之,这样的赛程安排,其实是什么也没有耽误,唯一的问题就是最终产生卡塔尔世界杯赛的32支参赛队的时间将延后,至2022年6月份才能全部揭晓,此时距离世界杯正赛也就只有5个月的时间了,较以往的世界杯缩短了一个月左右。可这已经是疫情袭击全球之后所可以争取到的最好情况了。

对亚洲赛区以及中国队来说,唯一的麻烦就是40强赛结束之后到12强赛开战,这期间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展开调整,而是马不停蹄地就要转入到另一场大厮杀之中,毫无喘息机会。此外,另一个小问题就是前面所提到的,澳大利亚队因为要参加2021年美洲杯赛,时间是2021年6月11日至7月11,这与40强赛最后两轮比赛以及12强赛前两轮比赛赛程完全冲突。当然,这仅仅只是涉及到澳大利亚队一支球队,相对还好处理一些。好在澳大利亚队目前在40强赛小组赛中4战全胜积12分,提前锁定小组出线权、进入到12强赛中不是什么大问题,即便是6月份的最后两轮不打恐怕也不会影响出线。真正的困难在于12强赛前两轮的比赛怎么办?安排在何时展开?因为国际足联已经没有多余的国家队比赛窗口可以供澳大利亚队使用了。

这恐怕也就是为什么亚足联在今天(8月12日)公布延期,但没有及时公布40强赛以及随后12强赛赛程的原因,因为这需要国际足联单独再为澳大利亚队“破例”,而且还涉及到澳大利亚队未来12强赛中的对手。更何况,澳大利亚队未来征战12强赛的队伍恐怕基本以效力于欧洲俱乐部的海外球员为主,如果没有得到国际足联的批准,欧洲那些俱乐部肯定将不会放人。这需要亚足联出面协调解决,但与中国男足无关。

国足利弊

亚足联8月12日下发通知,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小组赛最后四轮比赛将进一步延期至2021年进行。这对中国男足来说,短时间内来看无疑是好消息,但某种程度上,其实是更进一步加大了备战的难度。因为一个必须要面对的现实是:明年进行的40强赛结束之后马上就将展开12强赛,期间很难有足够的时间展开调整与准备。于是,这对国足和国足教练组乃至中国足协来说,备战工作的难度其实是更进一步加大了。当然,如果说40强赛都未能出线,也就不存在所谓的12强赛准备了

利好

40强赛备战更充实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40强赛延期当然是有利于国足的好消息。这种“利”主要是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国家队自身可以有更多的备战时间。众所周知,今年以来,国足已经进行了三期集训,虽然原计划8月下旬至9月上旬的集训已经取消,但国足依然还是可以考虑在今年10月份以及11月份的国家队比赛窗口周期安排集训。而且,国足已经计划在9月24日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结束之后,按既定方案组织一期集训。

尽管国足目前尚无法安排国际比赛进行热身,通过实战来检验球队的技战术水准,但有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备战。而且,按照可以预见的40强赛赛程安排,明年3月下旬展开两场比赛,这样,国足也就肯定可以找出时间段,特别是冬训时间,无论是国外拉练还是国内集训,都能够联系得到对手,进行国际热身赛。于是,在出战马尔代夫队、重新展开40强赛之前,至少有国际比赛的实战来验证国足的技战术。这比安排在今年10月份直接开始40强赛而不进行国际热身赛强太多。

其次,亚足联和国际足联协商之后之所以决定再一次延期,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在于目前各国和地区在防疫抗疫方面所拟定的隔离政策,而且国际航班与交通也还没有完全恢复,这给球队进行主客场制比赛带来诸多不便与影响。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虽然没有人能够确保至明年3月下旬重启赛事时,全亚洲乃至全球范围内的疫情已经肯定得到完全控制,但多方正在努力研究的疫苗还是颇有希望。假设疫苗研究顺利的话,至明年3月份重启赛事时,也许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这样,主客场制展开也就顺畅了许多,而有关隔离14天的政策届时或许也已经进行了调整。于是,中国队也就可以完全不用考虑是否被迫去中立地进行比赛的问题了。

第三,坦率地说,中国队今年40强赛剩余的三个主场究竟放在哪里?受到疫情的影响,情况并不是很乐观,毕竟各个地方政府都有防疫抗疫的重要工作与任务,因而相比以往,今年申办40强赛主场的城市并不多。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情况。但是,40强赛延期到明年3月份重启,然后在6月份有2个主场,相信届时的疫情已经不会再是大障碍,于是,申办的城市恐怕会更多也会更积极。这显然也将更有利于国足在主场打好比赛。而且,由于40强赛与12强赛在明年6月份几乎是无缝衔接,主场的申办热情相信会更高。

第四,也就是从中国队自身的归化情况来看,像阿兰、“小摩托”费尔南多在今年完成归化之后,肯定可以代表中国男足出战。再加上艾克森、洛国富以及李可等,国足总共可以有五名归化球员可以选择,至于像高拉特以及布朗宁,则肯定不可能代表国足出战2022年世预赛,因而,国足所需要做的,就是在这五名可以启用的归化球员中进行权衡,选择最合适也是国足最需要的球员出战。当然,鉴于目前的现实情况,像河南建业队的伊沃也可以用来“救急”、赶在明年3月份40强赛重启之前完成归化工作以及相关程序,或许可以成为一名“奇兵”。

第五,从国足教练班子本身来说,自从李铁接手之后,聘请了多名英国籍助手,但因为当时的工作相对较为匆忙,急于应对比赛。今年又受到疫情的影响,外教重返中国依然还有问题。但如今世预赛延期到明年3月份展开,教练组其实完全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展开调整与补强,而且可以选择更好、更有针对的助手,以完善教练班子。

不利

12强赛无缝衔接存疑

任何事物都是利弊并存,这次40强赛再度延期其实也不例外。单从40强赛这个角度来说,或许是利大于弊;但如果从整个世预赛的角度、从国足冲击世界杯的这个全局来说,恐怕这一次延期对中国男足未必全部都是“利”,因为这次延期意味着40强赛将和12强赛“无缝衔接”,国足根本就没有调整与备战的时间

正常情况下,今年10月份、11月份打完40强赛最后四场比赛,然后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来准备12强赛,因为原定的12强赛从2021年3月下旬展开。但是,如今延期之后,国足的40强赛小组赛在2021年5月31日、6月5日才打完,然后马不停蹄地就将展开12强赛,期间还将穿插安排12强赛的分组抽签。这也就意味着,国足上下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很好地准备12强赛。[当然,最终的时间有待于国际足联与亚足联确认之后正式公布。]

2021年5月31日中国队vs菲律宾队

2021年6月5日 中国队vs叙利亚队

2021年6月10日12强赛第一轮   

2021年6月15日12强赛第二轮  

而且,这其中还涉及到中国队在12强赛中的主客场顺序问题。由于2021年6月份的国际足联指定国际的比赛窗口相隔时间都较短,连续四轮比赛,除了前两场肯定是主场之外,如果随后两轮都是客场,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西亚、一个东亚,则如此密集的赛程安排无疑将令国足上下倍感头疼,因为这不仅仅涉及旅途飞行的问题,更涉及到一个来回倒时差的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国足在今年10月份、11月份打完40强赛,则眼下的准备工作相对也更为清晰,即除了做好自身的准备之外,对外重点就是了解与搜集40强赛中四个对手的信息与情况。但是,如今40强赛与12强赛无缝对接的话,则国足恐怕根本就不可能了解和掌握12强赛中可能遭遇对手的各种信息与情况,毕竟如今连12强最终会是谁都很难说清楚,除了像日本队、澳大利亚队等之前4战4胜、积12分的队伍晋级12强肯定毫无悬念之外,如今连伊朗队都有可能无法出线。这无疑是为国足准备12强赛制造了太多的麻烦,准备起来恐怕也就相对毫无目的性可言了。当然,假设国足连40强赛都未能闯过,也就不存在“无缝衔接”一说了。这显然是所有球迷都不希望看到的。

所以,很多时候,任何一个决定并不是简单的“好”与“不好”、“有利”或“不利”这种二元思维下的定论,都是利弊并存的。差异仅仅在于看你站在哪一个角度去看待。更何况,我们不还有一句老话,叫做“夜长梦多”。看上去延期是好事,但谁也不能保证时间拖得越长,期间就不会出现“幺蛾子”呢?当然,我们肯定是不希望国足出现这种情况的。

于是,世预赛40强赛延期,对国足而言,究竟是利是弊?最终恐怕还是要靠成绩和结果来给出答案。

新华社西安8月13日电(记者姚友明)经过两年的施工建设,被誉为“圣朱雀”体育场的陕西省体育场日前完成了翻新改造工作。作为中国男足的主场之一,在完成了座椅看台、草皮及跑道更新等五个方面的翻新改造之后,“圣朱雀”体育场将承办十四运女足成年组的比赛。

陕西省体育场副场长侯荣表示,自陕西省体育场20世纪90年代中期为承办城运会开幕式而重建以来,投入使用已有20多年。“各项设施已经老化,不能满足十四运这样大型赛事的要求,所以改造势在必行。”他说。2018年7月,陕西省体育场改造项目正式立项,2020年改造完毕。

侯荣说,“圣朱雀”体育场此次升级改造主要包括五个方面,分别是屋顶屋面、座椅看台、草皮及跑道、体育场外立面以及相关智能化设备的翻新和改造。侯荣介绍说,老陕西省体育场在相关智能化设备方面欠债较多,此次工程针对这一短板,特意对“圣朱雀”体育场赛事信息发布查询和应急指挥竞赛专网等智能化设备进行了改造。

改造后的体育场外立面加装了斜向金属线条,这让整个体育场显得时尚并富有动感;在草皮方面,体育场换掉原本老化的草皮,换上百慕大暖季草。侯荣说,这种草耐高温、抗病性好、密度好且受损伤后恢复性能较强,完全适应西安当地的气候条件。

在运动员更衣室,记者看到淋浴室、卫生间等设施一应俱全,球员的更衣柜也焕然一新。“在体育场安装新座椅的过程中,陕西近400人次球迷开展了公益劳动。借此机会,我要向他们表示衷心感谢!”侯荣说。

陕西省体育场始建于1954年,它不仅承载着陕西球迷关于国力和浐灞队的历史记忆,还曾是中甲球队陕西长安竞技队的主场。因坐落在朱雀大街旁且本地球队曾在此创造出辉煌战绩,所以该体育场拥有“圣朱雀”的美称。

作为中国男足的主场之一,陕西省体育场曾见证中国队10:1战胜马尔代夫队,开启冲击2002年世界杯的征程。2016年3月29日,中国队坐镇“圣朱雀”2:0击败卡塔尔队,晋级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十二强赛。

第十四届全运会将于2021年在陕西省举行。

中文编辑:郑直

新媒体编辑:韦骅

签发:公兵

一些借机无脑黑国足的言论,甚至恶意蹭国足热度的行为,在近些年愈演愈烈,范志毅近日再次抨击了这种现象。

相关阅读-范志毅怒斥无脑黑国足现象:让你闹心你看它干嘛

“哎呀,我早就说了,随便怎么一个处理方法,我吃饭、睡觉、训练……我还得继续,你可以不要看,那么让你窝心,你可以不要看。”

“我一直认为,中国球迷少一点还好,因为骂声少,我还能有一个好的环境,踢得好的时候全都是好好好,踢得差的时候全是骂的,徐根宝草包都骂。”

“不管关不关注,中国足球还是要继续。”

文章来源:北京头条

8月5日,原计划于本周开始的新一期叙利亚男足国家队的集训因队内7名球员感染新冠病毒而被叫停。在此之前,亚足联各会员协会国(地区)的足球活动因疫情持续发展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下半程能否如亚足联所愿于今年10月、11月进行?其实对此问题,就连亚足联竞赛委员会现在都无法给出确切答案。而作为参赛队之一,中国队显然也要为此作“多手准备”,甚至为可能出现的“40强赛后半程今年10月无法开踢”提前做预案。

大概在一周左右前,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与越南足协副主席陈国俊等越南足坛重磅人物进行了一次线上交流。因凡蒂诺与陈国俊对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后者还兼任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关于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赛程、赛制具体安排事宜,亚足联竞赛委员会须与国际足联直线联系,并征得后者的意见。

当时因凡蒂诺曾表态称,“我们现在只能是继续密切观察事态的发展。就现阶段而言,我只能说10月份和11月份的世预赛依然存在着不确定性,但最终将取决于届时的实际情况。国际足联将和亚足联一起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由此番表态不难判断,国际足联对于卡塔尔世预赛在各洲举办的不确定性因素,已有心理准备。

因凡蒂诺

在国际足联及包括亚足联在内各大洲足联看来,困扰世预赛日程安排工作的主要问题还是“疫情的不确定性”。以亚足联为例,目前其会员协会的职业联赛绝大多数都已重启,或者明确了新赛季的赛程安排。比如,中超联赛就已经于7月25日开赛。而部分跨年度的会员协会联赛(西亚大区各会员协会职业联赛)在重启本赛季余下赛事同时,也明确了新赛季的日程安排。

但各协会职业联赛重启,并不意味着所有赛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定能按既定计划完赛。同样受疫情影响,各会员协会代表队(国家队)的备战与竞赛安排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叙利亚队原本8月3日开启新一周期的集训,结果训练仅进行了1次,就因多名队员及球队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而被迫取消。

亚洲足坛另一支劲旅沙特阿拉伯队近期在哥伦比亚籍老帅平托率领下前往塞尔维亚进行为期3周的备战。为打好世预赛,球队还计划征调3名入籍球员。然而3人之一的卡内达却因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而错过了本期集训。尽管平托随机应变调整了集训阵容,但卡内达感染一事实际已给沙特队全队提出了有关人员健康安全的警告。值得注意的是,亚足联8月5日已接到沙特职业联赛于一天前正式重启的报告。包括阿尔·阿赫利(沙特)、阿尔·希拉尔等传统强队纷纷奏凯。不过由于在7月中旬的时候,沙特本国职业俱乐部已有累计近百人感染新冠病毒。因此其比赛的进行仍承担着巨大的风险。至于疫情接下来对沙特足坛会造成怎样的影响,也须各方谨慎关注。

除上述国家外,包括伊朗等亚足联会员协会国(地区)也持续受到疫情的困扰。如果说叙利亚队因队内发生疫情而暂停训练甚至热身赛的话,那么类似的危机可能会波及到亚足联其他会员协会国(地区)的足球活动,特别是国家队的备战工作。

作为叙利亚队在40强赛的同组对手,中国队并不会在8月底至9月上旬的既定国际比赛日周期内安排集训、比赛。这是因为中超联赛直到7月25日才开赛,赛程的完整性须得到保障。而按照亚足联更新的赛历,40强赛下半程最早也要到10月开赛。赛程显示,中国队除“客战”关岛队外,余下3场40强赛比赛均主场作战。从目前40强赛竞争形势来说,中国队没理由,也不应该放弃“主场优势”。

据了解,亚足联此前结合本赛季亚冠联赛(除决赛)外采取集中赛制的计划,有意在40强赛余下比赛中同样采用赛会制。而出于对疫情期间保证人员健康安全的考虑,亚足联竞赛委员会还提出将赛事安排在“第3方中立场地进行”的提议。不过对此,包括中国足协在内的多家参赛会员协会均提出反对意见。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明确表达了这一态度。

陈戌源

陈戌源还曾提到,“考虑到疫情,国外队伍来中国打四十强赛要隔离14天,那是没法比赛的。国际足联可能会建议到第三国打,但我们肯定不同意,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主场优势没了。所以也不排除四十强赛采取赛会制的可能,我们来承办。那样就可以按照中超的防疫经验,对国外队伍从机场就开始全程封闭。”

不过,结合现实情况,这样一种想法落实的希望并不大。这是因为目前我国国内疫情防控工作形势仍很严峻。作为中超联赛首阶段两座赛区城市之一的大连市此前也出现了疫情,这客观上要求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界必须始终紧绷“防疫工作的弦儿”。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国城市能否在10月、11月承办40强赛这样的国际重大足球赛事?恐怕目前无法产生明确说法。

据了解,亚足联近期也持续关注各会员协会国、地区疫情的发展变化情况,并与各协会保持密切沟通。据了解,在与部分会员协会沟通过程中,亚足联也提到40强赛存在今年内无法完赛的可能性。中国足协虽然对此没有明确信息,但就像当初为中超联赛开赛作各类细致入微的预案一样,协会也会为国足备战世预赛面临的各种不确定因素作各类应对方案。据了解,即便40强赛下半程无法于10月开赛,那么中国队也将在中超联赛间歇期,也就是9月底至10月上旬进行一期集训。目前,国足主帅李铁也正在中超赛区内考察队员的表现。无论出现怎样的变化,国足都将按照自身的节奏积极准备40强赛。

虽然武磊和他的队友们期待着能够在主场迎来一场久违的胜利,但已经降级的西班牙人周日晚上还是输给了做客的埃瓦尔。在给对手送上保级的重要三分同时,自己也是迎来了七连败。

上轮客场输给德比对手巴塞罗那之后,在西甲积分榜上积分垫底的西班牙人已经提前三轮降级,本轮和还在保级而努力的埃瓦尔交锋,是一场在自己主场的荣誉之战。

西班牙人的首发阵容没有什么新意,武磊连续第二场在替补席上待命。主教练鲁菲特安排的双前方是卡莱里和坎普萨诺,主力右前卫的位置也没有留给武磊,而是安排梅伦多出场。

希望赢球的西班牙人在比赛中还是同样的低迷。两名后卫上半场就在禁区内送给对手两个点球,最终球队也因此0:2告负。

联赛七连败是西班牙人队史的最差连败纪录;此外在单赛季中输掉22场联赛,也同样是西班牙人俱乐部历史上的最差成绩。

武磊在第73分钟替补出场,换下梅伦多出现在右边锋的位置上。但是和最近的所有比赛情况一样,缺乏足够支持的武磊没有什么表现。

赛后,主教练鲁菲特也只能无奈表示,“我在这里为球员、为俱乐部尽我所能,我要承担我的责任。我们还有一个周的时间来让一切尽可能好地结束。不管发生什么,我永远支持我的俱乐部。”

西班牙人本赛季最后两轮西甲比赛分别是当地时间7月15日(周三)客场对阵瓦伦西亚,7月19日(周日)主场出战塞尔塔。

不知道武磊在球队降级前的最后两场西甲比赛中还有没有机会进入首发阵容,他本人还能不能在本赛季的进球数上有所更新。

本赛季至今,武磊为西班牙人在三线作战中出场47次,打进8球,有1次助攻。

北京时间7月5日讯 7月1日,中国足协官宣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于7月25日在苏州和大连两个赛区开幕,第一阶段预计从7月25日持续到9月28日。据《天津日报》消息,为了给国足40强赛以及亚冠比赛让路,足协在第二阶段赛程编排上比较棘手。

新赛季中超联赛虽然具体竞赛方案尚未出炉,但每个赛区8支球队打双循环赛制已经基本确定。中超各队要在为期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连续征战,平均5天就要打一轮联赛,目前中国足协也在紧锣密鼓的协调两个赛区的准备工作。

据悉,中国足协在编制第一阶段赛程时已经给国家队备战40强赛预留出时间,如果有需要,中超将暂停比赛为国家队集训提供方便。至于第二阶段比赛,由于亚足联与各国足协已经初步达成共识,亚冠联赛和40强赛都将在10月和11月举行,所以为了保证国家队和亚冠BIG4正常参赛,给中超第二阶段预留的时间也只有12月份,考虑到冬天北方的气候因素以及3轮6场比赛的间隔时长,第二阶段赛程编排起来相对棘手,届时不排除将第二阶段选址在气候适宜的南方城市进行。

6月18日,中国国家足球队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向陈涛、周海滨两位刚刚退役的前国家队球员送上祝福。

陈涛,出生于1985年3月11日,场上司职前卫,国家队A级比赛出场21次,打入2球。

2005年7月31日,20岁的陈涛在东亚杯中国队1-1韩国队的比赛中首发出场,完成个人国家队处子秀。该届赛事中国队力压日韩获得冠军。

青年队时期,陈涛曾代表中国国青队获得2004年亚青赛亚军,并在2005年荷兰世青赛中闯入十六强,世青赛1/8决赛中陈涛任意球世界波攻破德国队球门。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队1-1新西兰队的小组赛中,陈涛助攻队友董方卓头球破门,攻入了中国男足奥运历史首球。

周海滨,出生于1985年7月19日,场上司职前卫,国家队A级比赛出场43次,打入3球。

2003年8月20日,刚满18岁的周海滨在时任国家队主帅阿里汉麾下完成了个人国家队处子秀。

2008年东亚杯中韩之战,周海滨罚球区前大力远射攻入世界波,此球成为中韩两队交战史上经典入球之一。

青年队时期,周海滨曾代表中国国青队获得2004年亚青赛亚军,并在2005年荷兰世青赛中闯入十六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