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永报道 1比0击败广州恒大,李霄鹏如日中天,球队主力阵容爆发的战斗力更让人刮目相看,但在接受采访时,李霄鹏却清醒又低调地表示,轮换将贯穿14轮,原因是伤病预防,而重要依据是球员精神压力。

“14场比赛我都会坚持轮换,因为伤病的风险太大了,这个赛制看似是时间短,其实和环境也有很大的关系,在这个环境里大家的精神压力是很大的,导致你在场上的反应更慢了,反应慢了也就可能造成你的受伤,轮换是我固执的一面,也是我坚持的一面,因为没有什么比球员的健康更重要,一场比赛的得失并不重要。”李霄鹏说。

球员方面,上港外援洛佩斯凭借出色的表现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可,他也被誉为上港再次向冠军发起冲击的关键一环,但在接受采访时,洛佩斯表示:“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我的小孩他们都在巴西,有时候就非常非常的想他们。”

在黄海和重庆的比赛中,王伟的红牌也是焦点,他直接踹到了阿德里安拿到了红牌,从后续努力收腿的动作看,他并没有伤人意图,但这个动作也确实存在问题,王伟是圈内公认的好人,究其原因,他在这个球的判断上出现了问题,而导致判断出现问题的原因,一方面和场上的压力有关,另一方面或许和他自身的压力相关。

事实上,早在三四天前,一名中超俱乐部负责人就对记者表示:“感觉现在球员已经开始受不了了。”

一切迹象都指明了一个清晰的现象:随着中超赛区封闭进入第四周,中超各队已经普遍达到了心理临界期,球员在长期封闭和隔离中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正在全面加大——这是必须要引发各队注意的。

中超各队是在7月18日到20日期间入驻苏州和大连赛区的,8月8日和10日是他们入驻赛区满三周的日子,一般来讲,三周是一个分界点——各队过往的封闭集训大约都是以三周作为标准的,而现在,各队正处于封闭集训的第四周。必须要说明的是,球员所承受的心理压力远不止如此,毕竟未来6周,他们还需要继续封闭。“一想到未来一个半月还要被圈着,脑袋就嗡嗡的,所以都不敢多想。”有球员表示。

必须要说的是,外界所给予的压力也进一步加大了教练和球员的心理影响,比如李霄鹏输给申花之后就被口诛笔伐,赢了恒大之后又被交口称赞,对此,李霄鹏也有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输第一场球的时候你就下了油锅了,输第二场的时候就翻过来再煎,如果再输就倒水开始咕嘟你了,每个教练都一样,这个压力不光是教练一个人在承担,俱乐部也在承担,如果俱乐部承担不住,那你就该出锅了……”

李霄鹏很幽默,但一贯幽默的卡纳瓦罗却被迫严肃了起来,他在第五轮的赛前发布会上展现了攻击性:“我们在这种环境下平时也没什么事可以做,就是看网上评论,但是看完以后我只能苦笑,网上说我们的后防线遭受空前的压力,前锋在场上毫无作为。但目前来看的话,我们是丢球最少的,进球最多的,我不理解为什么这么说。还有人说我上场没有让蒋光太踢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去年我们没有蒋光太也拿了联赛冠军。我不是说不接受批评,我也想让自己变得更好,但是希望媒体朋友们在写东西时要负责任,千万不要‘发明创造’。”卡纳瓦罗又说:“三连胜的时候说我们比得上2013年的恒大,一输球就说我又要去学习了。”

情绪是有传染性的,卡纳瓦罗有些焦躁,连带着艾克森也是如此:“最近也有记者朋友说我发福了,包括我在场上跑动距离较少,但希望大家写内容时有足够的数据支撑。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大家澄清一下,我的体脂率是11%左右,我的身体状况很好。如果大家对我们球员身体状况有疑虑的话,相信你们也很容易就能找到我们俱乐部的官员来了解到具体情况,在掌握到这些信息后,再做文章的采写吧。”

在和鲁能教练刘金东聊天的时候,刘金东也告诉记者:“国内球员还有更多的途径排解,但外援真的是太难了。”

大连赛区总负责人郭炳颜在13日下午的发布会上也明确表示有两个问题需要重点关注,其中一个就是俱乐部教练员和球员的焦躁情绪如何缓解:“需要更多种方式更多的活动,目前,每支俱乐部都配有单独的篮球场。”

心理风险是可以直接在赛场上显现的:比如非常规动作,比如士气问题,前者涉及红黄牌,后者涉及输赢,在过去四轮比赛中,不少球队的表现都是忽冷忽热,让人琢磨不透。

但风险同样也会成为机遇,在心理问题普遍产生之后,能够最大程度疏解心理问题的球队,自然会成为随后比赛中的赢家,尤其是目前A、B两个小组的竞争都呈现白热化态势的情况下,更稳定,更坚定的球队就更容易脱颖而出。


一些借机无脑黑国足的言论,甚至恶意蹭国足热度的行为,在近些年愈演愈烈,范志毅近日再次抨击了这种现象。

相关阅读-范志毅怒斥无脑黑国足现象:让你闹心你看它干嘛

“哎呀,我早就说了,随便怎么一个处理方法,我吃饭、睡觉、训练……我还得继续,你可以不要看,那么让你窝心,你可以不要看。”

“我一直认为,中国球迷少一点还好,因为骂声少,我还能有一个好的环境,踢得好的时候全都是好好好,踢得差的时候全是骂的,徐根宝草包都骂。”

“不管关不关注,中国足球还是要继续。”

王老板的一席话,成为热议王老板的一席话,成为热议

稿件来源:白国华 足球报

记者白国华评述 美团创始人王兴怼中国足球——行业外知名人士吐槽中国足球,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乐观层面看,中国足球始终有话题,有热度,在一个讲求眼球,讲求注意力经济的时代,中国足球的这种“吸睛”地位,始终是很多体育项目难以企及的;悲观层面看,中国足球现阶段无论怎么发展,他的“痰盂”属性都不会改变,兴之所至,赐痰一口,唾面自干,不容反驳……

中国足球投入比较巨大,国字号成绩低迷,男足的顶尖运动员群体收入高——这三点结合在一起,自然而然地,“中国足球”也就成为公共痰盂。

这一次,王兴批评的是中国球员的体能之差。“我第一次被中国有些行业标准之低所震惊是98年在清华上体育课时。男生三千米成绩在12分钟之内就满分,不少同学做到了,我也接近。与此同时,中国男足考核球员12分钟跑,有些外籍球员可以跑三千大几接近四千米,却有好些本土大牌球员跑不过及格线两千八或两千九。专业球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

对于王兴的这番言论,我的看法如下:

第一,“好些本土大牌球员跑不过及格线两千八或者两千九”。他说的的确存在。甲A初期体测,12分钟跑的确让一些体能困难户畏之如虎,更有一些名将拿不到上岗证。

所以在当时,批评就已甚嚣尘上,一些圈外人士经常拿自己或身边的普通人士长跑做例子,现在王兴也就这一点做文章,不足为奇。

这里摘录一些1994年,职业联赛元年开赛前,关于体能测试的一些文字:

“李红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把脸深深地埋进潮湿的草丛中,这个有“延边马拉多纳”美称的朝鲜族小伙子,卧在离2900米标志旗40米远的地方,成了国家队中第一个被淘汰出联赛、被淘汰出国家队的队员。

……

翟飚、金光柱,这两员国家队队员都刚刚跨过了2900米这道生与死的分水岭,曾入选国家队的孙伟、彭伟国也都成绩刚好超过2900米。

目前,国家队中已顺利通过体能测验及格标准的有黎兵、徐弘、李明、姚夏、宿茂臻、韩金铭、范志毅、高钟勋等,董礼强、金光柱、翟飚、冯志刚几人均要补测,而蔡晟和李红军能否补测,就看中国足协如何“裁决”了。

青岛队有15个队员冲过了3100米大关,几名30岁左右的队员冲在前头,矫春本以3340米的成绩位居最前,杨为健、李强等也过了3100米,连跟腱受伤后正在恢复的刘乐阳也冲过了2900米大关。

柳忠长,这位已告别球坛数年、现在回到大连队出任右边卫的老将,虽然是大连队跑得最慢的一个,但也冲到了3100米附近,辽宁的李争、隋明云、孙贤禄遥遥领先,连赛前被一致公认为“困难户”的唐尧东,成绩也有3000米。

上海的李龙海以前只有2900米左右的实力,但在昆明期间不断加练,这次测验居然也跑了3040米,令徐根宝大为满意。广东的池明华、李朝阳在12分钟跑中也取得了优秀的成绩。

在这次12分钟跑测验中,23名未过2900米大关被淘汰的队员中,有16名来自南方球队,其中,广州、广东、广西“三广”竟占了9名。

……”

从描述看,当年的12分钟跑,确实是很多职业球员的鬼门关,但在一些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普通人士看来,12分钟跑2900米,实在是马马虎虎——如此大的反差,怪不得别人会鄙夷,会批评。

站在我的角度,我只能说,有些队员并非不尽力,毕竟清华男生跑不到2900米,问题不大,而当年这些职业球员跑不到2900米,就拿不到上岗证,关系到自己的饭碗。

饭碗面前,谁敢放松?

但有些队员即使勤学苦练,还是体能测试困难户——很难理解吗,不难,你家,或者你邻居家,有没有一些被父母逼得头悬梁,锥刺股,但成绩依然上不去的“笨小孩”?

第二,王兴的言论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对于圈外人士来说,是非常正常的。因为他们对这个行业,尤其是中国足球,没有更深的了解——实际上,这种测试方法如果推广到欧洲,推广到日韩,落马的,同样会大有人在,因为这个测试方法,成为联赛上岗的唯一标准,本就是不科学的。

因此,王兴的言论遭到中国足球圈人士的反击也就不足为奇。

不过,圈内人士的反击,始终敌不过全社会对于中国足球的轻视,至于为什么全社会轻视中国足球?

我只能说两个字:呵呵。

刘建宏微博配图刘建宏微博配图

近日,美团CEO王兴对于中国足球的评价引发了不少争议。足球媒体人刘建宏也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足球的惨淡于失败不仅仅一部分人的事。

刘建宏在微博中写道:怼不怼的,我不太关心。我只想说,中国足球队代表的不是那二三十人,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他们都代表这个国家,代表你。尽管你也可以拒绝,可事实如此。所以足球的惨淡与失败也绝不是那二三十人或者二三十万人的事儿。说起来,中国教育就很好吗?清华北大可以名列百强的排名也遮不住中国教育底色的苍白。进不了世界杯的无奈和得不到诺贝尔的无奈,究竟哪个更让人无语呢?说到底,体育的萎靡和教育的理念与功能性缺失,影响到的永远是我们的年轻人,一年一年,一代一代。